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峘寻镜》七寻记镜妖 第十九章 暮色狼烟 峘寻镜玻璃

《峘寻镜》七寻记镜妖 第十九章 暮色狼烟 峘寻镜玻璃

发布时间:2020-09-22 16:16:2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平生乐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平生乐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峘寻镜》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令长久,花归尘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令长久本来是想着去趟地府,可又想起楚国与卫国之间还有一场恶战,便就折了回去。令长久没有去琼楼,而是直接到了卫皇宫去寻子末也,约摸

>>>《峘寻镜》在线阅读<<<

《峘寻镜免费试读


令长久本来是想着去趟地府,可又想起楚国与卫国之间还有一场恶战,便就折了回去。令长久没有去琼楼,而是直接到了卫皇宫去寻子末也,约摸着一会儿,他应该正在朝堂之上。待令长久隐匿在大殿,便也证实了自己的预料。满朝文武,个个面色沉重的立于庭下,郎丘的脸色也甚是不好看,眉头都皱在一起了。而龙椅之上的子末也,一袭深紫色的衣衫,将他衬托得更加老成。想必楚国已然发起战书,只是子末也的神色却无一丝一毫的慌乱,更有十足的把握。

令长久微微蹙眉,瞧着子末也这神色,似乎是蓄谋已久,终于等到什么机会。这般思虑着,令长久越发觉得不对劲,白又衣想要颠覆卫国,那子末也也并非是草包皇帝,野心不会小到哪里去,只是……白雪落的死其实是给两国交战提供了一个契机。楚国可以说卫国无义,逼死白雪落,卫国可以借着子末也要迎立白雪落为后说楚国蓄意挑起战端,可以正当防卫。如此看来,这不过是一场早已蓄谋已久的战争罢了。

令长久不知道自己思忖的是否正确,若要用峘寻镜,便要施法,而今自己隐匿在朝堂,多有不便,还是听听子末也如何反应,也就能知道自己想的是否正确。这子末也也是有修为的人,凡人称之为内功,自己虽为神,却也要时刻小心着,不能有所疏忽。

子末也扯了扯唇,对着朝下的百官深沉道:“此一战,父皇等了十年也没等到,今日,朕将了却此夙愿!”此话一出,郎丘便率先开口道:“臣等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言毕,朝堂下的百官便异口同声道:“臣等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双方开战自是少不了战士,朝堂之上却有武将,只是单凭这些武将可万万不行的。令长久正想着那些战士,朝堂外便响起了冲天的军乐,令长久侧眸往外看,着实惊住了,大殿之外,百里之内四方将士呼声一声高过一声,闻者都觉身心振奋。令长久听着,也只觉士气高涨,收回思绪,不必想,楚国白又衣那边也肯定是这般情形。

子末也听着,只是沉沉的闭上了眸子。帝王无情,即便有情,也跟着白雪落一起埋葬了,就算生前是利用,那也是相互利用罢了,真是可笑……

令长久觉着自己还是需要去看一下峘寻镜,好好思索这件事,如今这般情形,她委实有些看不明白。想罢,便离开了,说实话,她跑得有些累……

回到琼楼,只瞧见了玉无卿那火红色的身影,却没瞧见月老,便问道:“月老呢?”玉无卿煞是好看的桃花眼略有不满,道:“你不先问问本公子,而先去问月老,真是的!”令长久扫了一眼玉无卿,缓步走向桌旁坐下,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边倒边说:“你不是好好地站在我面前,还用问吗?”

玉无卿无奈扶额,只觉自己是对牛弹琴,天知道令长久的情商被碾压到哪里了!只得叹气道:“不用,不用问了,我很好……月老有事,正巧我来了,又替你看了一次门!”

令长久蹙眉看着他,眼神略有鄙夷,正要喝茶,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淡淡道:“你颇通男女情爱之事,不如你来帮我看一段姻缘,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倒是忘了,玉无卿可是情场高人,早些问他,或许自己就可以少跑一些路,也不至于欠了花归尘一个大人情。

玉无卿挑眉,潇洒入座,桃花眼甚是邪魅的看着令长久,戏谑道:“怎么,觉得人心难测了?要来找本公子帮忙了?”看令长久那略带疲惫的神色,定是被这俗世红尘所扰。哎,伯亭珺真真是找错人了,让她来掌姻缘,怕是要比天上那老糊涂还要糊涂!

令长久努力一笑,淡淡道:“我知道你那般聪明,定会看明白这其间缘由。”她倒是说了一句违心话,如今想要回昆仑的想法是越发浓厚,也是越发的想上九重天,将伯亭珺好好收拾一顿,奈何……

玉无卿听她这般夸自己,桃花眼都笑弯了,愉快道:“好说好说!不过就是两代人的恩怨情仇罢了,有何难解的,且听本公子细细向你道来!”

令长久低眸看着茶具,漫不经心道:“我还没告诉你是哪段姻缘呢,你是如何得知的?”玉无卿听后,沉默了半晌,这的确有些尴尬,只怨自己方才太过得意洋洋了,一不小心便说漏了,真是好话误人啊!良久,玉无卿才胡诌道:“你有你的峘寻镜,我有我的掐指一算,这么大点事,掐指一算就能算出来,还需你告诉吗!”

令长久也知道玉无卿在漫天胡诌,淡然一笑,也没拆穿他,道:“嗯,你掐指一算的本领的确了得,那就先解这一代的恩怨情仇吧。”

玉无卿扯了扯唇角,扫了一眼令长久,干咳两声,便道:“先说这子末也吧。他与白雪落朝夕相处十几年,心中自然是有白雪落的,也自然是真心实意想娶白雪落的,只是他的身份在拘着他,他是卫国的皇,所做的一切都要为卫国做打算。他自然也晓得白雪落会用一死来让楚国有理由出兵,所以从一开始便利用他们之间那微妙的关系,楚国想出兵,卫国又何尝不想出兵,他许白雪落百里红妆,也许卫国百姓四海为家,双方兼顾,只是苦了这一对鸳鸯!”玉无卿觉得挺惋惜的,也挺可悲的,都在相互利用对方的爱罢了……

令长久听到这些也不惊讶,在卫国大殿时,她便猜到了,只是……“白雪落知道吗?”

玉无卿惋惜道:“哎,只可怜这么一位美人,一个是心上人,一个是亲哥哥,两人对她都是真心实意,只是都利用了彼此的爱罢了。如今这场战争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了,好在这场战争在荒野之上,不会伤及无辜百姓。其实白雪落一直以为自己在利用子末也,可她的确不知道子末也也在利用她。”

令长久闻言,便想起了奈何桥上,彼岸花中,那名白衣女子,饮下孟婆汤,带着遗憾,忘却前尘……

“这白雪落心中如何想的,你也应该知道了,虽然没进入她的心境,可老花告诉我你已然知道了,所以我也不再说了,至于这白又衣,哎,又是一个可怜娃!这孩子心机深沉,丝毫不亚于子末也,一心想着要灭了卫国,一雪楚国之耻。十几年来一直暗中积蓄兵力,实力不容小觑,但若真与卫国打起来,胜负还真不好说!他利用白雪落,有正当理由出兵,后世也不会对楚国有所诟病,相反,卫国就不一样了。也正因为这些,悲剧才一步一步开始。就连那日长街上那个卖馄饨的老人家,也是他们安排好的,藏了十几年,就是为了让白雪落更加坚定决心,真可谓是蓄谋已久啊!”索性他不是凡人,也没那么多深沉的心思,两国都蓄谋已久,最后也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罢了。

令长久执着茶杯,慢慢的品着茶,心中却是波澜顿起,不知该说些什么好,都是些狠人啊!

十日后……

“都结束了吗?”令长久倚着窗,看着窗外天边的暮色晚霞,火红的一片又一片,狼烟四起,却没了号角声。

玉无卿摇着扇子,面色略有凝重道:“嗯,打成了平手,从此不再言战。也算是恢复往日的和谐了。”一场仗,打上十天,是不是时间短了些……

令长久微叹一声,道:“突然有些累……”

“那就躺我怀里好好睡一觉。”一道优雅的声线传来,淡如水墨画,醉人心扉。

《峘寻镜》 精彩点评

我竟然没有加这《峘寻镜》单!说实话安知水不就是寻常的势利女吗,没发迹不闻不问,一发迹就贴上来,妹妹也很一般。但是安南秀实在是太可爱了,要是我就直推安南秀和腹黑罗秀。就像我仙剑只喜欢灵儿一样。第一个而且是装绑可成长用到毕业都不需要换传说媳妇而且还是原始积累改变主角(令长久,花归尘)命运的媳妇不好好珍惜交公粮一辈子还花心我觉得人品有问题。同理的还有龙王的女婿

峘寻镜

峘寻镜

作者:平生乐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我竟然没有加这《峘寻镜》单!说实话安知水不就是寻常的势利女吗,没发迹不闻不问,一发迹就贴上来,妹妹也很一般。但是安南秀实在是太可爱了,要是我就直推安南秀和腹黑罗秀。就像我仙剑只喜欢灵儿一样。第一个而且是装绑可成长用到毕业都不需要换传说媳妇而且还是原始积累改变主角(令长久,花归尘)命运的媳妇不好好珍惜交公粮一辈子还花心我觉得人品有问题。同理的还有龙王的女婿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