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帘风月娴》一帘风月王维画 第19章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 一帘风月娴字母文

《一帘风月娴》一帘风月王维画 第19章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 一帘风月娴字母文

发布时间:2019-12-14 08:03:3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李相思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一帘风月娴》由李相思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娴,福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爹知道。” 出乎意料的,严谨没有生气,反而是一把将冬歌抱在怀中。 “爹……你知道?”冬歌登时愣住。 “嗯。” 严谨郑重说道,“

>>>《一帘风月娴》在线阅读<<<

《一帘风月娴免费试读


“爹知道。”

出乎意料的,严谨没有生气,反而是一把将冬歌抱在怀中。

“爹……你知道?”冬歌登时愣住。

“嗯。”

严谨郑重说道,“冬歌,你自打出生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开爹出远门,爹也不放心。可是,爹对你有信心,冬儿是非常了不起的姑娘,你不是总说将来长大以后要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么?你可以从现在就开始了,所以,你一定一定可以照顾好自己、还要照顾好哥哥和月姐姐的,对么?”

“对。”

“以后爹不在身边,只有哥哥和月姐姐陪着你,他们劝告你的话要听,不许因为想使小性子,就忽略了自身的安危,听明白了么?”

“……听、听明白了。”

诸多人劝,都不如亲爹温情一抱。

严谨这一抱,冬歌便是再也不哭了。

“二虎会同你们一起去,送你们到了目的地再回来。”严谨说道,抱着他们兄妹俩上的马车,临行前还一再叮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冬歌点头如捣粟。

车渐行渐远,冬歌还趴在窗口留恋地张望,但马车走得太快,一拐弯,就连她爹的身影都看不见了。

冬歌忍了很久的那股难过,又一股脑发泄出来,趴在苏娴怀中哭得稀里哗啦。

“月姐姐,我好想我爹啊。”

“嗯,月姐姐知道。”

离别,从来这么感伤,撕心裂肺的。

*

马车很顺利出了城,一路往南行。

冬歌哭得累了,便靠在苏娴身上睡着了。一路上,严孟夏几乎没说过什么话。

他渴了就喝水,饿了就吃东西,按时吃药,无论是车子颠簸还是外头人声喧哗,他都只是坐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什么都不说,就看着窗外掠过的街道或荒野在发呆。

好久。

苏娴忍不住问他:“你会想你爹么?”

严孟夏毫不犹豫地说:“会的。”

“那你难过吧,为什么你不哭?”

孟夏又想了想,郑重其事地说道:“有一个人哭就够了。要是连我都哭了,冬儿就走不了了。”

“……”苏娴闻言诧异不已。

这话竟然是从一个五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

冬歌已经够早熟了,但在面对离别时,仍免不了要哭要闹要不舍,可这个孩子,他竟然就已经像个大人一般,所有心思藏在了心里。

苏娴忍不住摸摸孟夏的头,说道:“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成熟的。”

孟夏顿了顿,拉开了苏娴摸他头的手,盯着苏娴看,一本正经地说道:“月姐姐,我是男子汉,我是要保护妹妹的,你不要把我当孩子看。”

五岁的孩子板着一张小脸严肃无比地说出这些话,苏娴并不觉得可笑,而是肃然起敬。但肃然起敬之余,她又不禁替他觉得心悸,替他觉得难过。

他们这个年纪,原本该是天真烂漫不经世事的。可他们这对小小的兄妹,却这么小便经历了这么多,被迫去懂得人情世故。倘若不是因为早年间他们这一代人的错误,也不至于让孟夏、冬歌他们受这份罪。

每每思及此,苏娴心中便万分愧疚。

“孟夏,你得接受你还小这个事实。”在孟夏那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带点抗拒的攻势下,苏娴仍锲而不舍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将军昨天晚上就来拜托过我,他希望,以后他不在你们身边的时候,就由我来照顾你们。你,偶尔也可以不用这么辛苦。做点你想做的事情。”

孟夏露出无奈的神情,但他对上苏娴坚定且诚恳的眼神,便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了,然后,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

看他无奈的模样,仿佛是认命了一般。

苏娴顿时忍俊不禁。

*

严府。

苏娴冬歌孟夏一行人离开后,府门便关闭了。

辰时许,一队禁卫军来到门口,领头的,是一名宦官模样的人,面白无须,还有一股子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劲儿,他让禁卫军敲开了门,便堂而皇之入内。

严谨一众人等,早已在大厅候着。

那面白无须的一见着严谨,便一改那股高高在上的傲气,立马露出一脸谄媚迎了上去,“十九爷,摄政王让奴才来接您去将军府呢,您这儿可收拾妥当了?”

严谨点头:“嗯。”态度冷淡。

那公公又殷勤地问,“那可有什么地方需要奴才效劳的?”说着便要去接严谨手中的东西。

严谨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便躲开了他的手。

“不用了,我这府里多的是打杂的人,不敢劳烦刘公公动手。”严谨一脸冷淡地平和地说道,说罢,便吩咐身边的人道,“还不动手,要等着刘公公动手帮忙么?”

“是,将军!”打杂的“杂役”们异口同声。

个头与大勇不相上下的柱子扛起两个麻袋,便问那刘公公道,“刘公公,这东西要往哪儿搁呀?”

刘公公脸上的笑容险些绷不住,但还是耐着性子,指着门口说道,“摄政王给安排了几辆车,就放车上吧。”

“多谢。”柱子说了句谢,便扛着麻袋越过他往外走。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开始往外搬东西。

这……这些个莽夫,好生无礼!

那刘姓公公险些被东西撞倒,气得一跺脚,赶紧躲得远远的。他眼角余光扫了严谨一眼,又气得捏紧了袖口。

哼,横什么横,不就是一个先帝的义子,搞得他好像真是什么皇亲国戚似的,唤他一声十九爷那是给他面子,给脸不要脸。

往后还有他好看的!

*

中午时分,苏娴冬歌他们一行人赶路错过了宿头,便在荒郊野岭暂作歇息。

他们寻了一处有树荫的地方,停下来补充了些干净的水,又吃了些干粮,休息半个时辰,便重新出发了。

其间,冬歌问了孟夏一句话:“严孟夏,怕不怕回不了家?”

严孟夏想了想,认真地说道:“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呀。”

“严孟夏,你真是太聪明了!”冬歌闻言眉开眼笑,高兴地抱着孟夏又蹦又跳。

苏娴也由衷地夸了孟夏一句:“孟夏果真很聪明。”

他一句话,轻而易举便化解了冬歌的担忧,岂止是“聪明”二字可一言蔽之。

这孩子简直前途无量。

《一帘风月娴》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李相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娴,福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李相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帘风月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娴,福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帘风月娴

一帘风月娴

作者:李相思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李相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娴,福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李相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帘风月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娴,福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