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峘寻镜》寻蜂镜 SM 峘寻镜GL

峘寻镜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令长久,花归尘的小说是《峘寻镜》,它的作者是平生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桩姻缘已了,令长久却觉得闲了几日,便随玉无卿到他为自己寻来的住处走一走。这地方果然是个极佳的静养圣地,倚青山,临秀水,水中有一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22 16:15: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令长久,花归尘的小说是《峘寻镜》,它的作者是平生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桩姻缘已了,令长久却觉得闲了几日,便随玉无卿到他为自己寻来的住处走一走。这地方果然是个极佳的静养圣地,倚青山,临秀水,水中有一

《峘寻镜》免费试读

一桩姻缘已了,令长久却觉得闲了几日,便随玉无卿到他为自己寻来的住处走一走。这地方果然是个极佳的静养圣地,倚青山,临秀水,水中有一亭,闭窗为房,开窗为亭,白色纱幔若隐若现,且岸上有青草良木,不知结的是何种花,通体淡蓝色,便如花归尘的眸眼一般,煞是好看,也是沁人心扉,风一扶动,便飘飘然而落,静躺在水面上,激起片片涟漪,清雅得很。

只是不觉间,她似是闻见了些许酒味。

令长久对这地方甚是满意,自花归尘说出那般话以来,她便急着要从琼楼搬出来。想想先前,自己也是不矜持得很,原以为初尝情爱,心中是如吃了蜜饯儿,她倒好,如同吃了硬石头一般,甚为难受,且从卫皇宫回来之后,花归尘虽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神色却不似那两日,做事倒也规规矩矩,没有半分越矩,厚颜之后,脸皮却是越发薄了,委实奇怪。莫不是那几日,花归尘真中了魔怔?

正思索的略有心烦,玉无卿摇着玉骨扇,潇洒走来,桃花眼一眯,得意道:“本公子找的地方如何啊,你可满意?”瞧她望得出神,一言不发,许是被这仙境迷住了吧。令长久闻言,收回思绪,淡淡应和道:“很好,我自是满意。”玉无卿听她回答的心不在焉,桃花眼中略有不满,拿着扇子又摇了摇,语气甚是忧伤地说道:“哎,小娘子心有所属,本公子是留得住你的人,却留不住你的心啊!”那扇子扇来的风,将玉无卿的墨发拂起,再配上一副委屈的模样,真真是我见犹怜啊。

令长久闻言,微微蹙眉,不悦道:“又从那些不正经的书上学来的吧。”当初她接了姻缘的差事,玉无卿说她七窍不通,要来调教调教她,给她准备了许多书,起初看些那书的一本正经封面时,还觉得是经典名著,读读也无妨,谁知内里却是极为不正经的,自己那时的脸色定是难看至极,才让玉无卿捧腹大笑多时。如今想来,那是没动手,真是轻易饶过了他。

玉无卿又换作一副妩媚的模样,邪魅道:“本公子天资聪颖,这些个还需学吗?”令长久对他这般厚颜的模样已是习惯,故而见怪不怪,淡淡问道:“那你且说我思谁了?”

“自然是老花了!”玉无卿说着这话时,便已远离了令长久几分,怕她恼羞成怒,一掌劈了自己。令长久万般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连对他动手的心思都没了,只希望自己闭眼,不再瞧他。花归尘说是要去昆仑取些东西,便没跟着她来瞧这地方,自己索性也就暂且装作先忘了这一人,只是玉无卿这一言,却是戳破了她的心思。

玉无卿见她一脸厌恶,便也见好就收,凑上前,离她近了几分,摇着玉骨扇有意无意道:“你是不知,前几日老花为了你那不可捉摸的情商在这里喝酒可是喝的昏天暗地的,本公子舍命陪君子,陪他喝上了几天,醉得一塌糊涂。只是老花依旧面不改色,我还真佩服他的酒量,原以为千千年来,他的酒量提高了不少,末了,我才发现自己彻底以为错了。虽说我醉的比较早,胡话也说了不少,却也尚存那几分清明。醉意正浓时,便隐隐约约听见他说要去找你,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掌拍在他肩头,劝他趁早把你了了,也少些意外,他还一本正经的点点头,甩甩手,踉跄的离去,在云头险些摔了下来,后来,我就彻底昏了,倒地就睡,酒醒也是几天后的事了。”

令长久也是听明白了,怨不得花归尘那日异样,不是中了魔怔,却是醉酒,也怪不得自己从卫皇宫回来后,他是一派清明的模样,原是酒醒了,真是……正思索间,又听玉无卿甚是谄媚道:“话说回来,老花那日是如何待你的,有没有……”话还未问完,却突然停顿了下来,身形一震,看着那朝自己劈来的淡蓝色幽光,忙后退几步,才堪堪躲过,惊魂未定之时,便听花归尘语气冷冷道:“没有!”

令长久也是惊了一番,回过神,便瞧见一袭白衣的花归尘,手里还拎着两壶酒,不禁又想起玉无卿方才说的那番话,心中又是一阵感慨。

玉无卿稳住身形后,桃花眼满带委屈,摇摇玉骨扇,不满道:“老花,你每每一出场,本公子的小命都得悬一悬!不被你劈死,也早晚被你吓死!”如今他是将逃跑练得越发熟练,再多练几日,再犯宫规,伯亭珺怕是派谁来也奈何不了他了,如此一想,也还能捞到些许便宜。

花归尘不言,转眸看向令长久,白玉般的面容之上竟有些许红光,淡然道:“那日……”还未说完,令长久便打断道:“过去的便过去了,仙上的心在此便好。”她倒不是很在意花归尘那日之话是否是醉酒之言,无论是与不是,醉酒也是因她,步生花开也是因她,这些足矣。

花归尘闻言,见她眸中坦白,也放下心来。玉无卿见二人如此,忽又想起自己还是赤条条的寡汉子,心中不免一酸,正酸时,桃花眼余光却瞟见了花归尘手上的那两壶酒,本满腹苦水的他,双眼又放起光来,盯着那两壶酒,道:“老花,这酒是从昆仑拿的吧!细细想来我也好久未喝昆仑的清酒了,今日可算是能解馋了。”说着,便收起扇子,修长的双手便已伸向那两壶酒,自己离得本就远些,要拿到酒委实费力气,可即便如此,花归尘将酒壶放得远了一些,道:“不是给你的!要喝自己去拿!”

玉无卿双手僵持在半空,静默一会儿,似是生气道:“拿?我如何拿!门口儿蹲着四大凶兽,本公子如何去拿!”伯亭珺说得好听,叫那四头畜生是神兽,却个个是凶神恶煞,说是凶兽都贬低了它们。花归尘也委实有本事,竟安然无恙的拿回酒,还只带了两壶,真是……有了老婆的人,果真不一样!

“在昆仑后山寒石处地下八百尺,有一幽径,你大可从那里去取酒。”花归尘别有深意的对玉无卿说道。玉无卿听到寒石二字,神色也肃然起来,眼底散发出冷意,却终究被自己笑眯眯地掩过去,仍旧戏谑道:“我还以为老花你多大本事呢,原来是走了非常道,罢了,为了酒,本公子就不顾惜玉树临风的形象了,走一回地道!”说完,红光一闪,便隐去了身形。

令长久与花归尘都看得出来玉无卿走得很急,花归尘似是知道缘何。方才花归尘那话说的分明有别的意思,令长久不解,本是不喜多事,却毕竟与玉无卿相关,便开口问道:“寒石处有什么?”

花归尘狭长凤眸微微一笑,道:“有他心心念念的东西。”花归尘终是未说出什么,令长久自然也晓得那东西铁定不是酒,虽然想要知道,但见他们未曾正面回答,便也不再追问,总归有知道的时候,她倒也不介意用峘寻镜一探究竟。忽又想到什么,问道:“你当真从那地道进去的?”她委实不信如花归尘这般的人会如此……

花归尘敛了敛眸子,面部略有僵硬,只淡然回道:“没有。”他是一本正经的从正门而入,不过是用伏羲凤凰琴将那四只神兽催眠罢了。令长久见他回答的坦率,也信了。花归尘递出一壶酒,令长久也接了过去。她本不喜酒的,只是被玉无卿引得。如今也是怀念昆仑的清酒,便毫不犹豫的接过酒,寻了一良木下,招呼着花归尘一同坐下,她本是想寻一枝干上去饮酒,只是留花归尘一人于树下,她委实不好意思,便打消念头,坐在树下,一同赏花饮酒,看山看水。

花归尘坐下后,打开酒壶,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虑什么大事,继而才仰壶优雅喝酒。令长久喝酒也喝的熟练,二人在漫天飞花中,不言不语,只静静地喝酒,远远望去,一白一青,仙气十足。

许久,令长久已是意犹未尽,背靠着树干,淡淡的看着湖光山色,未看向花归尘,却淡淡问道:“为何过往在昆仑,我不曾见过你?”这问题,她很早便想问,却总忘记,如今闲下来,又尝了酒,不自觉又想到这问题,便开口问道。只是等了许久,也未听花归尘回答,令长久偏眸侧视,却在这一瞬,身前一声闷响,花归尘便倒在了令长久怀中,令长久低眸一看,见他脸色微醺,许是醉了。

令长久勾唇一笑,心中暗想,这酒量委实差劲。又瞧瞧掉落草地上的酒壶,一阵叹息。花归尘身形到底比令长久的大,如今倒在她怀中,自是给令长久带来些不舒服,令长久正想施法为他安置好,却是一阵天旋地转,自己反被他紧紧抱在怀中,挣扎不得,上方又传来那淡然的话语,只听他道:“莫动,就睡一会儿!”说罢,便没了动静,怕是真睡着了。

令长久静默片刻,耐心的等着这“一会儿”的到来,这一等便是等到了夜幕降临,她也终究明白了花归尘的那一会儿是有多长,渐渐地,便也觉着乏了,许是此刻酒意才发作,令长久也在花归尘怀中沉沉的睡去……

怀中人如玉,不觉间,那人勾唇一笑,将怀中人囚得更紧,很是满足!

《峘寻镜》精彩评论

    我竟然没有加这《峘寻镜》单!说实话安知水不就是寻常的势利女吗,没发迹不闻不问,一发迹就贴上来,妹妹也很一般。但是安南秀实在是太可爱了,要是我就直推安南秀和腹黑罗秀。就像我仙剑只喜欢灵儿一样。第一个而且是装绑可成长用到毕业都不需要换传说媳妇而且还是原始积累改变主角(令长久,花归尘)命运的媳妇不好好珍惜交公粮一辈子还花心我觉得人品有问题。同理的还有龙王的女婿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