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子衿曲》子衿歌曲吴谨言 RPS 子衿曲腹黑攻

子衿曲

宫斗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戏迷原创小说《子衿曲》,主角是刘陵,韩嫣,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刘陵忙敛了笑意:“人家哪里笑了?”却听见了隐隐的水流的声音,往远处看去,只见山谷间一条小溪淙淙流淌,宛如玉带蜿蜒,映着月色山影朦

湖北长江传媒数字出版有限公司
|更新:2020-09-19 08:05: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戏迷原创小说《子衿曲》,主角是刘陵,韩嫣,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刘陵忙敛了笑意:“人家哪里笑了?”却听见了隐隐的水流的声音,往远处看去,只见山谷间一条小溪淙淙流淌,宛如玉带蜿蜒,映着月色山影朦

《子衿曲》免费试读

刘陵忙敛了笑意:“人家哪里笑了?”却听见了隐隐的水流的声音,往远处看去,只见山谷间一条小溪淙淙流淌,宛如玉带蜿蜒,映着月色山影朦胧,清丽雅致,令人心旷神怡,她捏了捏他的耳朵,笑道:“你特意带我来这里的?”韩嫣作势往后一仰,吓得刘陵忙抓住他的衣服,嗔道:“你这坏东西!”

韩嫣将刘陵放下,得意道:“谁要你不听话的?”

两人相视一笑,夏天的燥热在此处被涤荡一空,刘陵抿嘴不语,走到小溪旁,伸手去碰那凉凉的溪水,她走到小溪对岸,捡了块稍大的溪石坐下,足上的鞋子已全然湿了,待要脱下鞋子,却又脸上一红,低下头看着清泠溪水。韩嫣在小溪对岸笑道:“天色这么暗,我想看也看不清的。”

刘陵撅起嘴,他倒是什么都想到了,以为自己怕他么?立即将鞋子脱去,高高的挽起衣裾扎紧,两截玉色的小腿浸在溪水中轻拍,溅得水花四溢,韩嫣坐在对面不闪不避,片刻身上肩上衣衫尽湿,慢吞吞的道:“你才是坏东西。”

刘陵笑了起来,她已适应了夜色中视物,瞧见他与平日端谨的坐姿不同,却是极恣意随性的微微向后仰着,两肘支撑着身体,仰头看着星空,数日的沉郁之色一扫而空,眸光染着一丝惬意,幽然如泉。

像是醉酒了一般,他竟启唇开始唱一支陌生的歌谣,她从未听过的曲子和唱词,只觉极是粗犷平实,在寂静的山林间缓缓流转,宛如溪流、宛如星光,而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愁,一种悠远的伴着缠绵不舍的相思。

刘陵静静的听完,笑道:“这是什么意思?”

韩嫣摇头晃脑的道:“你自然是不懂的,这是匈奴语。”

刘陵瞧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心里也觉得奇怪,他精通骑射箭术,他对匈奴的情况了如指掌,甚至会说匈奴的语言,会唱匈奴人的歌曲,会用匈奴人的兵器,一般汉家男儿都视匈奴为外蛮或残杀掳掠边民的强盗,而他却是不同的,虽然他的恨意不会比他们少,但是除了恨意,还有些说不清的其他意味。

他就像是一潭山泉,初时觉得清浅雅致,从容不迫,可时日久了,便觉内里暗流汹涌,一层覆盖一层,表面的游戏轻狂下掩着心计杀机,藏着权谋掌控,还有他的分寸计较、冷静自持,刘陵忽然很想知道,若有一日他能褪下所有的小心翼翼,又该是什么模样?会否如同破蛹的飞蛾脆弱亦折,又或翔龙脱出浅水,遨游于九天之外?

韩嫣舒展四肢,在小溪旁静卧着闭目凝神,他呼吸平缓,慢声道:“陛下的意思,怕是早晚要打仗的,只是如今内宫权臣掣肘,还抽不出空来。”

刘陵一愣。

先帝时有七王之乱在前,又有梁王有意皇位兄终弟及在后,汉廷内与诸侯王之间关系一向颇为耐人寻味。他们一为天子近臣,一为诸侯王之女,身份都是如此敏感,是以向来对朝中人事政务避而不谈,他这轻轻的一句话,却在她心底重重叩击了一下——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又跨越了一道鸿沟?亦或是离危险更近了一步?

她想起父王和弟弟毫不掩饰的野心,只觉身上一寒,若将来有一日韩嫣也知晓了,他会怎么做?会与自己决裂,进而倾尽全力扳倒淮南国么?这些日子里缠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此刻都酿成了狂愁在身体内部翻腾不歇,打仗?父王是不想打仗的,他可不是未央宫中只对鬼神心怀敬畏的新帝,他历经了汉初最艰难的年月,深知匈奴的可怖,一心求和……她忽然觉得心烦意乱,这明明是他们男人的事,争也好,恕也罢,都由得他们,却因着亲情血缘而左右撕扯不休不止。

刘陵平复心绪,随手扯了根草茎在手指上圈绕,小心翼翼的道:“我瞧着太皇太后身体硬朗着呢,往长乐宫中一坐,连王太后也说不上话,又有一位大长公主倚着窦氏的声威,一味的纵容女儿任性娇蛮,光是这三位便够陛下受的了,他倒想着把手伸出去打仗,就不怕后院起火?”

韩嫣含了丝笑听她说完,调笑道:“原来你还不算太笨……”

刘陵听了,几步走过小溪,在他身边跪坐下,往他腰上一掐,嗔道:“我认认真真的说,你却来取笑我!”

韩嫣夸张的‘哎呦’了一声,捉住她的手,坐起身笑道:“心狠手辣的丫头……”那一截玉色小腿烫着他的眸光,他顿了顿,这些时日的困扰他终于再也按捺不住,轻声问道,“既然你都明白,怎么一意要和卫青过不去呢?”

陛下有意擢拔卫家,也许不日后对卫青的恩宠倚重甚至不会亚于韩嫣,这对于卫青是难得,对于韩嫣却不见得是好,长安城的市侩可不比一般的红白眼,那油烹火烈瞬间飞花融雪,前车之鉴历历,韩嫣的当务之急便是同时获取刘彻与卫青的信任,以己为桥梁纽带,上达九重下抵人心,同时以此确立自己在这权力转换间的地位。

这样的做法或许不该是清高士人的作风,却是他出身世家,久在帝王身侧,目睹荣辱盛衰之后所领悟的存身立命之道。此刻他只是迫切的想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想法,若是她心底对卫青生出了她自己也不明白的心思,他即刻便会抽身而退,绝不贪恋纠缠;若是她的确对卫青怀有敌意,他依然渴望她能够放下隔阂嫌隙,支持自己如今的努力,杜绝一切可能的危险,起码不能似上次那般,险些成了窦家手中之剑。

只是韩嫣却不知刘陵对平阳公主的一段心事,平阳家的一个骑奴可以做建章监,一个讴者可以做陛下的夫人,如今连韩嫣也要支持卫家,那便也是支持平阳公主了,有什么区别?她也并不知他心里深处藏着的酸涩,站起身,冷冷的道:“你们男人心里永远只有权力!”

韩嫣愕然,这是从何说起?她的心思怎地说变就变?刘陵甩袖便往回走,韩嫣忙起身一把拽着她的袖子,淡声道:“我若是心中只有权力,又何必要管你心中是怎么想的?倒是你,怎如此在意他?”

刘陵身子一颤,回眸盯了他一眼,笑道:“是啊,我是在意他,我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见他的,你可满意了?”她抽回袖,赤着足大步往回走,还未走出五步,腰身一紧,已被他紧紧箍住,他的掌心发烫,隔着衣衫烫着她的肌肤,烫进她的心底,从未有过的男子的粗野力道使她有些惊慌失措,忙用手去掰他的手臂,他却箍得越发紧了。

刘陵挣扎不过,放弃抵抗静静的道:“你这人好没意思。”

韩嫣摇摇头:“没意思也不放,放开了,你就跑了。”

刘陵听他有几分孩子气的话语,鼻尖一酸,眼圈微微红了,慢慢转回身与他对面而立,韩嫣瞅着她的神色,似得了一块蜜糖般笑起来,亲亲她的前额,笑道:“方才是我失言,阿陵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

《子衿曲》精彩评论

    单女主(刘陵,韩嫣)伪后宫文。穿越到异世界,成为魔族三皇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主角(刘陵,韩嫣)能力相当低。小说主要内容就是拍电影出游戏。文笔相当不错,也挺有意思的。结局比较突然,当然也有一些坑,没有填。感觉主角(刘陵,韩嫣)的性格比较奇怪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