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赘者为王》赘者在王 全文章节 赘者为王别扭受

赘者为王

历史连载中

提篮水怪新书《赘者为王》由提篮水怪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萧岩,秦可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萧大哥,来,尝尝我们夜郎那边的特产,跟你说哦,这可是我父王珍藏多年都舍不得喝的,今天我偷偷倒了一碗,给你!” 行了几天,这离洛

|更新:2020-06-21 16:11: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提篮水怪新书《赘者为王》由提篮水怪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萧岩,秦可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萧大哥,来,尝尝我们夜郎那边的特产,跟你说哦,这可是我父王珍藏多年都舍不得喝的,今天我偷偷倒了一碗,给你!” 行了几天,这离洛

《赘者为王》免费试读

“萧大哥,来,尝尝我们夜郎那边的特产,跟你说哦,这可是我父王珍藏多年都舍不得喝的,今天我偷偷倒了一碗,给你!”

行了几天,这离洛阳城也没有多远了,天黑,就寻了一处开阔地方扎营!

这几天萧岩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办法,他本不想这样。

眼前的这个名为阿兰的女子,把萧岩的两位“娘子”与妹妹都隔绝在外,不让她们插手萧岩的起居,还美其名曰伤了萧岩就要对他负责到底!

萧岩日子过得很苦,每天都在找秦可卿她们哭诉,可是对于萧岩说要跟她们一个车的事,两人都是微笑着拒绝了萧岩。

用她们对萧岩说的就是好不容易摆脱了萧岩的纠缠,又怎么会把萧岩“解救”出来再祸害自己两人呢!

萧岩很是无奈,这几天赶路的时候都被阿兰带到自己的马车上,文的说不听,武的不敢来,那天的那一脚和那一拽,让萧岩记忆尤深!

每日在车上睡是睡不着的,又只有阿兰和萧岩两人,相对无言也不是办法,于是就和阿兰聊起了天!

经过几天的接触,萧岩基本了解了这个奇女子以及他们这一伙人!

阿兰,夜郎公主,生来就力大无比,在她十岁的时候就可以单手举起一个成年的胖子,现在举起一头牛那是分分钟的事!

本质淳朴、心地善良,所以那天才会一再地缠着萧岩让他相信自己,还一路都在照顾萧岩!

那老者,也就是朝廷亲封的现任夜郎国王,怪不得一见就给人一种贵气逼人、不怒自威的感觉。

此次进京,一是为了给皇后祝寿,二是为了于皇帝商讨对待越南国的事情,

近年来,越南仗着自己天高皇帝远,不把大明放在眼里,屡次进犯大明的藩属国夜郎!

同行的还有夜郎的大臣,精心挑选的护卫,还有入关时大明军队派出参与护卫的军士!

再说起那汪公子,那天即使被萧岩气吐血了也还是没有逃出被敲诈的命,全身上下都被萧岩搜刮一龙,还签下了一张两万两的欠条。

还有那疤脸,在被萧岩勒索一顿后让夜郎王的下人送到了官府,以冲撞王驾被收押起来,想来这辈子是出不来了的!

此刻围坐在篝火旁边,阿兰悄悄地出现在萧岩的身边!

这几天她可是打探清楚了,萧岩跟秦可卿她们的夫妻关系都是假扮的,没事就对萧岩献殷勤,就像现在这样!

“阿兰,这可是大王的珍藏,你这真的好吗?”

嘴上如此说,手上还是很诚实地接下了阿兰递过来的酒碗!

借着火光,碗里的酒色泽透明,醇香馥郁,轻抿一口,清雅细腻,入口绵柔,令人回味悠长!

“怎么样?”

酒入萧岩口中,闭上眼,细细品味其中的韵味!

“风味隔壁三家醉,雨后开瓶十里香!”

萧岩有幸喝过一次国酒茅台,就是这个味,只是那个是普通的茅台酒,怎么能跟这个夜郎王珍藏多年的比呢!

听到萧岩的赞美,阿兰脸上不由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什么东西这么香?给我尝尝!”

不说秦可卿,在场的人都闻到了,夜郎王低头假装沉思,想来是不想让人看到他那肉疼的一幕吧!

萧岩把碗递给秦可卿,秦可卿喝了一口,又递给林静,如此转眼一碗酒就空了,只是空余酒碗,醇香依旧!

“萧大哥,我唱首歌给你听吧,就你教我的那首!”

说着萧岩就被阿兰拉着站了起来,面对着大家!

“大河啊……你从哪里来……流过山川长又长……”

这首歌是萧岩教给阿兰啊,前几天被她缠的无法,说要萧岩教他唱歌。

最后萧岩找到记忆里的一首苗语歌曲,就是《假如你是一朵花》,教给了她!

阿兰这几天跟萧岩一起聊天,天文地理萧岩样样精通,渊博的学识连夜郎王都叹为观止,更不要说阿兰了,现在萧岩还会苗语,更是让阿兰更为崇拜!

这首歌是一首缠绵悱恻的伤感情歌,经由阿兰之口,更加令人心醉不已!

“可惜你是一个人……爱你也得不到……你假如是……咯诶……一朵花……我把你摘来……成天戴在我头上……成天戴在我头上……”

一曲唱罢,余音袅袅,聚而不散!

众人无不拍手称赞,阿兰牵着萧岩的手,灵动的大眼睛盯着萧岩,萧岩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却只能充傻装楞!

可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可惜你是一个人,爱你也得不到!

阿兰对萧岩可说是不打不相识,这几天接触下来更是从相识到相知,相知后就是对萧岩产生了爱意!

她是夜郎王的独女,从上往下三代之内就只有她一个女的,所以在夜郎独得恩宠,以她的身份,少说也得是一国王子才能与她的身份般配!

巨大的身份差距自然让萧岩绝了别的念头,只把她当做朋友来处。

因为无所求,所以才显得真实,越是如此,阿兰越是觉得萧岩难能可贵,想别的人见到阿兰,都是紧巴着上来,赶都赶不走!

苗家女子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就会勇敢地去表白,一如现在的阿兰,纵使才认识萧岩几天,她也要表达自己对萧岩的情意!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萧岩对于她的热情却顾左而言他,虽然羞恼于萧岩的逃避,她却不后悔和气馁。

因为她相信,只要持之以很,就算萧岩是铁石心肠,也会被感化的!

“几位姐姐,快来一起跳舞!”

没有得到萧岩的回答,阿兰跑过去把林静几个拉起来,还有他们队伍里的一些女眷,拉成一圈。

而后踏着芦笙吹出的激昂澎湃的旋律,围着火堆翩翩起舞!

欢声笑语中,萧岩却从秦可卿与林静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愁绪虽然掩饰得很好,还是被萧岩看到了,此刻也不是相询的时机,明天再去问她们好了!

一夜笙歌燕舞,玩到很晚才各自回到帐篷去休息!

“相公……相公……快醒醒……”

更深露重,正是熟睡的时候,萧岩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还以为是在梦中,说了声“别闹”后便没理会,翻了翻身,紧了紧被子,又继续睡!

“给脸了是吧?”

秦可卿怒了,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那就别怪老娘不客气了,接就捏着萧岩的鼻子,让他出不来气!

“嗯……谁呀……这么缺……”

呼吸不了,直接被憋醒了,一睁开眼就准备骂人的萧岩看到秦可卿那张笑意盈盈的脸,那个就要脱口而出的“德”字就被他生生咽到肚子里去了!

“娘子,这么晚了还不睡要去哪里?”

看着秦可卿穿戴严实坐在萧岩边上,显然是要出去了!

“这个给你!”

说着秦可卿从一旁拿出一封信,直接递给萧岩!

“这是?”

萧岩接过,只见信封上写着“夫萧岩亲启”,拆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写满了秀娟字体的信纸!

“勿念安好: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多日来蒙君照拂,不胜感激!特留下软甲一件,袖箭一副,以作防身之用!愿君珍重,江湖路远,有缘再见!妾林静留!”

怪不得刚才大家聚会的时候会看到她们脸上挂着愁绪,想来这段时间大家在一起,多少都有一些感情产生,要离开了,有些伤悲的情绪也是正常!

就这么走了,留书一封想来是不想面对分别时产生的悲伤情绪!

“师姐还真舍得,把这贴身的防身利器金丝软甲和暗器中的佼佼者袖箭都给你留下了!”

秦可卿从萧岩的被子上拿起一件薄如蝉翼的衣甲,还有一副袖箭,听秦可卿的介绍萧岩才明白这两样东西的贵重!

金丝软甲穿戴在身上,可以抵挡住强弓一击,刀剑不入,斧砍不坏,而这袖箭则是偷袭利器,不易被发现,二十步之内取人性命百发百中!

本该是悲伤之中的萧岩却是在心里想,如果穿着这金丝软甲然后用这袖箭射击会不会真的能够得逞!

不过说实在的,这段时间来,除了第一天的不愉快,其他时间相处融洽,其乐融融!

这林静的突然离开,萧岩心里已是不舍,再看秦可卿,亦是如此!

“你也要走了?”

很明显的,大晚上的这副打扮,肯定是要离开了,想起往日的点点滴滴,语气中不免带着些悲意!

“跟着你这么久,每天跟你斗嘴吵闹,是我这些年过得最开心的时光!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离开圣教已经很久了,现在该回去了!”

“快起来!”

把手里两件东西放好,秦可卿站起来把萧岩拉起来!

“冷……不要拉我……你这女人……三更半夜的你脱我衣服想干嘛……”

萧岩不起来,被秦可卿粗暴地拉起来,站好后秦可卿又要脱他的衣服,萧岩连忙制止!

“别动,你想辜负师姐的一番心意吗?快脱衣服穿给我看一看!”

不给萧岩反对的机会,直接就把萧岩的上衣脱了,然后把金丝软甲给萧岩穿上,袖箭也给他绑好!

“我跟你说,这袖箭你只需要按着这里就可以发射利箭!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在箭头涂上毒药,每一边都可以发射三枚箭矢,一共可以发射两次,里面的箭矢你可以找人给你制作!”

“还有呢,你都不知道,我多想这样的日子能够继续下去”,给萧岩把衣服穿好,拉着萧岩坐在帐篷里,依偎着坐在一起,秦可卿抬头看着萧岩,“要不你跟我走吧,那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你呀,现在还不忘拉我进白莲教!”

萧岩也是醉了,此情此情,你说什么煞风景的话嘛!

“那人家也是为了想跟你在一起嘛!”

被萧岩看破小心思,秦可卿也不恼,继续靠着萧岩!

“这么久以来,能让你记在心上的就是我在

《赘者为王》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提篮水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萧岩,秦可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提篮水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赘者为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萧岩,秦可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