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浊眼》浊了您的眼 XXOO 浊眼Basher

浊眼

悬疑已完结

火爆新书《浊眼》是余不愚所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角易珀,韩琦,书中主要讲述了: “张老板能不能尽快擦出朱大仙的下落?”韩琦问道,他现在愈发觉得要早点找到朱大仙了。张远之面露难色,摇了摇头说道:“我曾经派人监视

|更新:2019-07-13 08:01: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浊眼》是余不愚所创作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主角易珀,韩琦,书中主要讲述了: “张老板能不能尽快擦出朱大仙的下落?”韩琦问道,他现在愈发觉得要早点找到朱大仙了。张远之面露难色,摇了摇头说道:“我曾经派人监视

《浊眼》免费试读

“张老板能不能尽快擦出朱大仙的下落?”韩琦问道,他现在愈发觉得要早点找到朱大仙了。张远之面露难色,摇了摇头说道:“我曾经派人监视过朱大仙,但是每次都失败了,不是跟踪的人消失了就是朱大仙消失了!”韩琦这才想起刚才太过激动竟然忘记了朱大仙不是普通人,莫要说张远之的那些护院,不久前自己跟踪不也是被朱大仙发现了吗!那这又如何是好!韩琦不禁泛起愁来,本来这件事情清漪应该能够帮忙,可是清漪有事离开了。

随后他又想,既然跟踪朱大仙不太可能,那么就只能从刘癞头那里找到突破口了,韩琦对张远之说道:“张老板,劳烦您去派几个人去注意一下刘癞头的动向,包括他的那些亲信。”不用点明,张远之立刻就明白了韩琦的想法,他立刻让李管家去安排。

张远之不知道现在韩琦和朱大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总之韩琦和朱大仙对立他还是感到很高兴的:“不如现在我再派上几个人去城门和城墙埋伏,这样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了!”张远之能如此帮忙韩琦自然很高兴,其实韩琦不知道现在张远之这么愿意帮忙其实是因为他认为朱大仙对他的威胁还很大。

张远之将所有一切都安排妥当,韩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张远之又派人去韩琦所住的客栈结了账,随便把韩琦的行李带回张府,其实就是昨天晚上韩琦买的朱砂、毛笔,黄符纸已经用完了。

不久后,李管家突然从外面匆匆进来,先是给张远之和张成福行礼然后对韩琦说道:“韩道长,白云观的林木道长在张府外有急事找你。”张远之一听白云观就有火,无弦子差点把他害死,他立刻拉着脸对李管家说道:“白云观的人还有脸到我这里来,把他轰走!”李管家喏喏就要退出去。

韩琦暗道林木到这里来找他肯定有急事,便赶紧阻止李管家,起身对张远之说道:“张老板,林道长远道而来必然是有要紧的事情来找我,不见一面就将他轰走我怕会误了大事,我看我还是出去看看。”现在韩琦对张远之家族有恩,所以张远之不便阻止只是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倒是张成福尴尬的对韩琦笑了笑,说道:“老朽也随韩道长一起去。”张远之看张成福都要去他也只能跟着出去了。

韩琦匆匆走到门口,看林木正焦急的跺着脚走来走去,脸上神态更显焦急,韩琦便知道有大事发生,而且他心里隐约有一股不安的感觉。林木一看到韩琦出来就急忙上前说道:“韩道长,易珀走丢了!”他甚至没有去看张远之和张成福。

这个消息对韩琦犹如晴天霹雳,易珀还未开化而且他天生嗜血,单独出去不知道会惹下什么事端,要是被有心人利用那后果将不堪设想,一向冷静的他顿时没了主意。

张远之不知道易珀的存在,但看韩琦如此仓惶,猜想易珀对韩琦很重要:“韩道长,这易珀是你什么人?”韩琦此时满脑子都是如何找回易珀,祈盼易珀千万不要有事,张远之的话他哪里还能听得见分毫。虽然明知道韩琦现在的心情,但张远之还是有点不高兴,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就连死对头刘癞头也不敢。张成福不知道易珀的过往认为易珀只是单纯的走丢了,在这邑县的地界里要找一个人还难不倒他们张家,便开解道:“韩道长不用担心,老朽立刻派人去找你徒弟!”

韩琦知道张家在邑县的实力,易珀只要在邑县张家就能将他找出来,但万一易珀离开邑县了呢?他艰难的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向张成福谢道:“那邑县就劳烦老人家费心了,我现在去邑县外面找易珀,告辞了!”说着就快速离开了张府,林木对张远之和张成福抱歉的笑了一下也紧跟而去。张远之看着韩琦远去的背影,明明韩琦来的时候除了一个跟班二狗子以外再没带其他人,怎么现在又冒出个徒弟来了,想到二狗子张远之就很不爽,因为二狗子带走了他的五姨太,虽然他决定将五姨太处死了!

“爹,您说韩道长弟子?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心情虽然不好,张远之还是不敢对张成福有半分逾矩,毕恭毕敬。

“别人之事你又岂可尽知。”张成福教育张远之,随后甩袖进了张府,张远之脸色尴尬,在后面追着问道:“要找人您总得说个特征才是啊!”张成福没有停步,背对着张远之说道:“一个傻子。”张远之先是一愣,随即对李管家说道:“命令所有人在邑县寻找一个叫易珀的傻子!”李管家唯唯诺诺称是,整个张府也都动了起来。

韩琦出了邑县县城一路边找边问林木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易珀走丢了的?”虽然易珀是从白云观走丢的,但是韩琦还是没有半点要责怪林木的意思,这倒是让林木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主动揽责道:“都怪我麻痹大意,忘记留下一人照顾他,我们也是今天早上才发现他不见了的。”

“道观周围找过了吗?”韩琦心里焦急说话难免就有一些生硬了。林木点头说道:“一发现他不见时就去找过他,遍寻不得才来通知你的。”韩琦心里焦急这易珀怎么就跑了呢?他究竟跑哪里去了?

原来韩琦离开白云观后易珀格外想念,但心里却一直盘绕着韩琦离开时说的话,一定要听林木道长的话。易珀耐着Xing子在白云观待了一个晚上,反复琢磨着韩琦对他说过的话和林木对他说过的话,突然他脑子灵光一闪,暗想师父只是叫我听林道长的话,但是林道长却没有叫我不去找师傅呀!易珀自认为想通了症结所在便趁着天色还早偷偷的溜出了白云观。

易珀出了白云观后才想起他不知道韩琦去了哪里,但他又不想回去,如果回去肯定会被发现,到时候林道长肯定又要用师父的名义来教训他,他最看不惯那张借人其实的人了!想到这里他决定不回白云观了,自己去找师父。

他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走了下去,早上的寒风很快就掩去了他的踪迹,但他却不知道他离开的方向正好与邑县方向平行,而且越离越远。

从早上走到中午,易珀感觉他已经很饿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还没有吃过东西,虽然他不惧寒冷但却不喜欢饿的感觉,饥饿迫使他在树林里寻找吃的东西。他皱着鼻子嗅了嗅,很快就嗅到了美味的东西,凭着他的直觉他开始慢慢靠近猎物,一只雪地松鼠从地上挖出一只松果正在不断的啃食,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易珀香了口口水,慢慢的靠近松鼠,但松鼠警惕Xing特别高,易珀离它还有二三十米的时候就它就发现了,它立刻放弃松果迅速逃遁。易珀又怎么会放弃到手的食物,手脚并用的追了上去,几经追逐松鼠最终不敌易珀成了易珀的盘中餐。

易珀可不会烹饪,而且相对于烹饪好的食物他更喜欢原滋原味的血食,他凭借本能朝着松鼠的脖子就是一口,仰头将鲜血咕咕喝了下去,感觉意犹未尽便直接坐在雪地上开始吃起松鼠的肉来。

正值此时,远处一个老者杵着拐棍一瘸一拐的朝他走了过来,老者虽是迟暮但却精神健硕,行走在雪地上竟然没有留下一个脚印,这个老者正是韩琦正在寻找的朱大仙。朱大仙本来是要到邑县去找刘癞头的,他现在还不知道韩琦和张远之正在找他。

当他路过树林的时候刚巧看到易珀正在吃松鼠,看到易珀茹毛饮血朱大仙甚是好奇,不自觉朝易珀走了过去。易珀吃得正香,听到有人靠近以为是要抢他的东西他立刻转过头对着朱大仙呲牙咧嘴。

朱大仙看到满嘴是血的易珀惊讶不已,他不禁喃喃道:“像,实在是太像了!”他想到了在石厅里他养的那个尸,不过他很可惜那个尸已经和韩琦一起埋葬了,同时也叹息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那么好的炼尸材料了。易珀看他似乎不会抢他的东西,也就放下心里来继续享用手中剩下的松鼠。

“这小子如此嗜血,老天真是厚待我啊!”朱大仙看易珀不再排斥他,他走到易珀身边看来看去,越看越喜欢,觉得易珀就是能够传承他衣钵的人:“小子,你叫什么?”易珀囫囵香下嘴里的肉回答道:“易……易珀。”

“易珀,易珀,易珀。”朱大仙连续说了三遍易珀的名字,脸上带着喜色问道:“你可愿意做我徒弟?”

“徒弟?”易珀不解的看这朱大仙,朱大摇了摇头暗叹原来这小子是个傻子。不过他又想傻子也挺好,正好能够调jiao成他所希望的样子:“我做你师父。”朱大仙为他解释道。

“师父!师父!”易珀一听师父两个字就兴奋起来喃喃道:“我要去找师父去!”说着不再理会朱大仙向着邑县相反的方向走去,朱大仙有怎么会放弃易珀,看易珀离开他赶紧跟了上去。

《浊眼》精彩评论

    总体还可以,设定不错,情节也还行,副本设计还挺有趣的(不太关注逻辑的话)。最大败笔是攻受人设塑造和毫无萌点的感情戏,油腻霸总攻标配,动不动就勾唇一笑眼神深邃,我勒个去呀。典型的配角比主角(易珀,韩琦)萌,贱兮兮的异能书甚至副本boss都比主角(易珀,韩琦)有看点,一些玩家刻画的也不错,我最爱蛇精病小可爱社会遥。还有结尾,怎么说呢,总感觉有点烂尾,逻辑圆的艰难,不过智商流写作不易,总体还是可看的。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